读《负建筑》有感

来源:设计院    作者:陈思玉       发表日期:2017-06-27   责任编辑:廖勇   点击数:215

《负建筑》是日本近几年炙手可热的建筑师隈研吾所著。对隈研吾的了解都是从长城下的竹屋开始的,他用竹质材料建构了一个与长城两两相望的独特空间,几乎是不可思议地实现了“结庐在人间”。读完这本《负建筑》,也许能更深刻地领会他为什么会做此种选择。

作为建筑,何为“正”,何为“负”?在隈研吾看来,负建筑绝非是失败的建筑,而是人类真正需要的建筑。该书旨在探讨如何建造一种既不刻意追求象征意义,又不刻意追求视觉需求的建筑。同时也是隈研吾自己眼中的“建筑史”。

他提出:我们的欲望让我们把建筑物从周围环境中分割出来,我们忘记了建筑的本意是让我们容身,让我们居住地更舒服,而一味地将建筑当成“物”,在其身上画满了各种符号,直至将我们自身淹没。隈研吾的“负建筑”就是指的最适宜的建筑。

在文中,首先作者分析了建筑内在特性,从分割到统一、场与物、如何批判地看待建筑,建筑的形式与自由。建筑是一种巨大的存在物,消耗能源、资源,具有一经建成就不可逆转的特性,因此建筑应该是一个慎重而又谨慎的事情,而通常设计中把建筑物与外部环境分隔的大前提就不那么适宜。在现代建筑领域,处于核心地位的正是形式主义和现象学之间永恒的辩证关系。这就是所谓的建筑的形式与自由。建筑设计需在以往形式中筛选,又不与以往形式保持一致,求同的同时又要保持求异的敏锐。从巴洛克到法国的古典主义,到维也纳学派,都是形式与自由辩证的结果,而这个过程不会停止。

然后作者开始描述他经历过的建筑史,从表现主义派、未来主义派、风格派到现代主义建筑学派,再到解构主义。透明得让人倍感凄凉的风格派,在20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风格派对阵柯布西耶以及密斯,因柯布西耶、密斯采用新技术,在战后环境建筑物稀缺的情况下,更快地填补了建筑数量上的缺口,战胜了风格派。但,在现在建筑数量饱和,回望柯布西耶、密斯与风格派,风格派在现在这个时间里,反而更为动态,更为现代。作者也描述的他经历的历史中的人物:不肯抛弃民主主义的辛德勒,敏锐而又敏感的村野藤吾。辛德勒等一系列建筑师在西海岸这个地方展开了对民主主义的追求,施工阶段的民主化是指采用工业化的、开放的施工方式取代以往工匠式的、封闭的施工方式。西海岸具有温暖的气候,完全适合堆砌混凝土板的建筑方法,结果却失败了。村野藤吾,他在自己的建筑作品日生剧场中采用风格派组积造隔行对齐的垒砌方法。日生剧场所拥有的轻盈感、表象性、平滑性、硬质性和光泽度等,都是构成空间现代化的重要元素。村野敏锐地发现这些元素,并加以利用,同时批判地看待所有的建筑手法,不断更新自我。

作者也描述他经历的历史中的大事件。叙说的起始——1995年,在他看来是一个危机之年。阪神淡路大地震、奥姆教毒气事件……一直到6年后的“9.11”事件。建筑物作为人类的庇护所竟是如此脆弱。但他对“脆弱”的指认并非局限于其物理属性,而是从建筑的建设者、拥有者和使用者的立场出发,指出是其私有属性决定了它的脆弱。

读完,外国建筑史这些在书中不再是大学课本搭建的骨架,而是有血有肉的历史,是一步步有逻辑的发展,在历史发展中,有那些人坚持观点,怎样一步步发展自己的建筑道路,经历了那些辉煌的历史事件,坚持了什么,妥协了什么。该书作为一本辅助建筑史,让我们在了解历史的同时了解隈研吾。他所期望的以现代高科技和地域性的自然素材相结合,使这个并不年轻的理念在现代社会中得以再生,这也是传统性、地域性与先端性、全球性相结合的一种尝试。而在了解隈研吾,暗暗反思自己,该追求什么,该坚持什么,我想从书中寻找答案,我想再读一遍。

 

Copyright 2016 w88988优德娱乐城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街新桥四路1号 邮编:430040 邮箱:hypec-hb@powerchina.cn

电话:027-61169968(市场经营部) 027-61169642(办公室) 传真:027-61169066

鄂ICP备15005118号